動態資訊

國家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主要內容與解讀

發布時間:2018-09-30 15:12:27 丨 閱讀次數:4953

主要內容

構建“四梁八柱”頂層設計 推進超50項戰略行動和工程

針對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最大的亮點,2018年2月5日,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韓俊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文件提出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鄉村振興道路,並搭建起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四梁八柱”頂層設計。

韓俊說,“四梁八柱”可以概括為“8個有”,即有國家戰略規劃引領、有黨內法規保障、有日益健全的法製保障、有領導責任製保障、有一係列重要戰略重大行動重大工程支撐、有對農民關心的關鍵小事的全麵部署安排、有全方位的製度性供給、有解決“錢從哪裏來” 問題全麵謀劃。

在任務和政策方麵,在“四梁八柱”的頂層設計中,韓俊表示,最基礎性的支撐是“三個一”:一是製定國家鄉村振興戰略規劃,製定國家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以規劃指導各地各部門有序分類推進鄉村振興;二是製定中國共產黨農村工作條例,完善黨的農村工作領導體製和機製;三是抓緊研究製定鄉村振興法的有關工作,把行之有效的鄉村振興的政策法定化。

“四梁八柱”的政策體係包含了一係列重要戰略、重大行動和重大工程。圍繞這個體係,一號文件中部署的內容一共約有50多項,包括了一係列強化鄉村振興製度性供給的重大改革舉措,例如提出探索宅基地的所有權、資格權、使用權“三權分置”改革等。

同濟大學經管學院教授程國強認為,當前最重要、最緊迫的是要抓好三方麵工作:製定總體規劃、構建製度框架和創新完善政策體係。

“總體規劃要明確階段目標、重點任務、基本路徑與關鍵措施,引領和促進城鄉在公共服務、基礎設施、產業結構、生態保護、人口布局等雙向互動、融合發展。”程國強說,“同時,從根本上清除製約農業農村發展的製度障礙,盡快建立形成保障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的幹部配備、要素配置、資金投入、公共服務等方麵的製度框架與體製機製。”

振興戰略規劃已基本成型

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吳宏耀表示,作為振興戰略細化的國家鄉村振興規劃已經在製定中央一號文件的同時,由國家發改委等部門開始同步起草,初稿已經基本成型,正在按照程序進行報批。

據介紹,牽頭編製鄉村振興戰略規劃以來,國家發改委先後派出調研組,深入河南、遼寧、吉林、江西、湖南、四川、貴州、陝西、甘肅等省開展專題調研,深入了解當前農業農村發展中存在的問題和農民生產生活上的困難,聽取基層幹部群眾的訴求建議。

發改委副主任張勇近日去往福建漳州等地調研,實地查看了農村農業生產情況和水電路氣房等基礎設施,以及集體經濟組織運行情況。張勇表示,目前農村普遍存在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不能滿足需要、資源要素活力不足、“空心化”趨勢明顯等問題和困難,解決方案將在規劃編製過程中予以充分體現,並將在人才、科技、投入、土地、製度供給等方麵拿出切實有效的具體措施。

日前,發改委會同民政部、農業部、文化部等部門組成聯合調研組開展鄉村振興戰略規劃編製專題調研,實地調研了廣西等地的農村產業發展、人居環境整治、基礎設施建設、公共服務開展情況。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黨和國家的大戰略,必須要規劃先行,強化鄉村振興戰略的規劃引領”,吳宏耀表示,規劃將以鄉村振興戰略文件為依據,明確到2020年全麵建成小康社會時和2022年召開黨的二十大時的目標任務,細化、實化鄉村振興的工作重點和政策舉措。具體部署重大工程、重大計劃、重大行動,確保文件得到貫徹落實,政策得以執行落地。

不僅在中央層麵,湖北、安徽、江西、河南等省也在抓緊出台各地的鄉村振興戰略規劃。

對此,吳宏耀表示,各地區各部門要編製鄉村振興地方規劃和專項規劃或方案。並加強各類規劃的統籌管理和係統銜接,形成城鄉融合、區域一體、多規合一的規劃體係,防止出現一哄而上、急於求成、大轟大鳴的情況。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李周表示,鄉村振興戰略的內容更加充實,邏輯遞進關係更加清晰,為在新時代實現農業全麵升級、農村全麵進步、農民全麵發展指明了方向和重點。

引導更多人才流向鄉村

鄉村振興不但需要錢,實際推動過程中還缺“人”。對於強化鄉村振興人才支撐,中央一號文件在五方麵作出了具體部署:一是大力培育新型職業農民。二是加強農村專業人才隊伍建設。三是發揮科技人才支撐作用。四是鼓勵社會各界投身鄉村建設。五是創新鄉村人才培育引進使用機製。

中國社科院農業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郜亮亮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作為現代化經濟體係的重要引擎,鄉村振興離不開各類農業農村人才。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單列一篇強調“強化鄉村振興人才支撐”,將人力資本的重要性提到了“首要位置”。對於鄉村振興所需人才界定為農業現代化人才和農村現代化人才兩類。在鄉村振興人才的體製機製建設方麵,文件則創新提出開展職業農民職稱評定等,有助於提升職業農民的專業化水平,形成激勵作用。

為了鼓勵“上山下鄉”,中國此前已經出台了不少培育新型職業農民、支持返鄉下鄉創業等相關政策。近期國務院常務會議研究確定了進一步支持農民工等人員返鄉下鄉創業的一係列措施,有關文件也將於近日下發。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副部長張義珍指出,目前農民工返鄉創業和其他相關人員到農村創業的主體明顯增長,創業範圍覆蓋一二三產業,平均每名返鄉創業者能帶動四名左右新的就業。

中國社科院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孫婧芳說,從中國鄉村人口和勞動力結構來看,農民進城務工規模較大,留下來的勞動力年齡結構偏大,教育水平偏低,從事的多是傳統型農業生產,以現有農村人口推動農業現代化發展遠遠不夠,促進勞動力城鄉遷移勢在必行。隨著農民工等群體返鄉創業持續、新型職業農民崛起,加上科技人才支撐和資本的持續注入,將帶動農業生產逐漸走向現代化,進而助力農業振興和鄉村振興。

內容解讀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一項長期的曆史性任務,將伴隨著現代化建設的全過程,要管到2050年。因此,必須注意做好頂層設計,注重規劃先行、突出重點、分類實施、典型引路。在實際工作中,既要有隻爭朝夕的精神,又要有科學求實的作風;既要盡力而為,又要量力而行,紮實推進、從容建設、久久為功。要防止層層加碼、“刮風”搞運動、搞“一刀切”。比如,現在在貧困地區,鄉村振興就是要集中精力、盡銳出戰、穩紮穩打、集中力量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為鄉村振興打好堅實的基礎。

為此,中央一號文件提出,各地區各部門要編製鄉村振興地方規劃和專項規劃或方案。加強各類規劃的統籌管理和係統銜接,形成城鄉融合、區域一體、多規合一的規劃體係。這就是要防止出現一哄而上、急於求成、大轟大鳴的情況。各地要按照中央一號文件的要求,根據各地發展的現狀和需要分類有序推進鄉村振興。

對於《規劃》與中央一號文件的關係,吳宏耀稱,中央一號文件主要是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定方向、定思路、定任務、定政策,明確長遠方向,搭建起鄉村振興的“四梁八柱”。《規劃》則是以文件為依據,明確到2020年全麵建成小康社會時和2022年召開黨的二十大時的目標任務,細化、實化鄉村振興的工作重點和政策舉措。具體部署重大工程、重大計劃、重大行動,確保文件得到貫徹落實,政策得以執行落地。簡單說,文件是指導規劃的,規劃是落實文件的。事實上在製定中央一號文件的同時,國家發展改革委已經聯合有關部門同步起草《規劃》,現在《規劃》的初稿已基本形成,正在按照程序進行報批。


↑上一篇:第一篇 ↓下一篇: